RSS
Tags

福建省侨联>> 福建侨讯

斐济侨商陈玉树:以“家具”为媒传播中华文化

发布时间:2018-09-20 08:43:4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分享

  1537388547519_1.jpg

图为陈玉树(右)向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左)赠送木雕作品《君子和平鼎》。

陈玉树出身于木作工艺世家。1997年,他24岁,决定只身去马来西亚碰碰运气。20多年间,从开拓东南亚市场,到回归国内发展,再到转战非洲市场,他艰苦创业,步履不歇。

  从一无所有到创立古典家具品牌,从商品贸易到从事古典家具工艺创作,由“器”入“道”,年逾不惑的陈玉树将他与传统木作工艺的缘分延续至今,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和艺术理念,并将乘着“一带一路”东风,以中国古典家具为媒,把中华文化远播海外。

  耳濡目染 结缘木艺

  两架,一桌,一椅,一坐墩,构成了一组海南黄花梨木制造的明式家具五件套,简洁而不失优雅,低调中蕴含大气,在一缕柔光的映照下,恰似一幅精美绝伦的中国古代文人雅居图。它的名字是“精舍”,意即古代读书人修学之所。

  这是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2018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传统工艺家具单元”中的一组作品,作者是陈玉树。

  “我的古典家具作品从2014年开始连续三届入选参加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展,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当代家具工艺品的最高水准。”他浓浓的闽腔中有掩饰不住的骄傲。

  陈玉树和古典家具的“缘分”在童年时便已萌芽。“小时候好奇心重,经常跟在大人后面看木工活儿,递个斧锯、刨个木花,潜移默化中就爱上了这些小玩意儿,也渐渐会自己动手做一些物件。”他坦言,木作工艺的种子便扎根于彼时。

  “从小学到初中,我就跟在长辈后面边学边做,到十八九岁,我就能独当一面了。我人生中第一件木作,就是在滩涂上讨生活用的泥撬,就像现在人们玩儿的滑板。”回忆往事,兴之所致,他甚至手舞足蹈地演示起来。

  谈到青少年时期的经历,陈玉树提及的另一个高频词是书籍。

  “我二哥每年寒暑假都会带很多书回家看,我因此能接触并阅读大量不同种类的书,有古典文学、武侠小说、历史传记等,这些‘闲书’深深地影响了我的性格气质和思维方式。”他说,“后来读书深造,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艺术设计系,也开始有意识地去读更多国内外的专业书籍,例如书法、绘画、设计、艺术史等等。《天工开物》就是一本充满古人智慧的书,我尤其喜欢。”

  至今,他仍然保持着广泛阅读涉猎的习惯。这些独特经历对陈玉树的审美品位、艺术理念和事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中国古代,家具曾是礼器的一种,后来它的实用功能渐成主流。到了现代,审美功能又日渐强化。现代工艺作品要寻求新出路,就应该从‘形、材、艺、韵’四方面精心塑造,缺一不可。”陈玉树说。

  愈挫愈勇 抢占先机

  “‘爱拼才会赢’可能是我们福建人共同的精神认同。”陈玉树祖籍福建莆田,这里自古重商之风盛行,还有“下南洋”的传统。闽南人勇闯敢拼、迎难而上的精神更是世代相传的无形宝藏。

  “从1997年到2000年,3年间,我6次到马来西亚,但一笔生意都没有做成。直到2000年,我才真正打开局面,挖到了第一桶金——‘寿山石’。”回忆往昔,他满怀感恩。

  “我只身远赴马来西亚,得益于当地华侨华人的大力的帮扶和支持,才在当地扎根。闽南人家族观念和互帮互助的意识很强,大家觉得我工作勤奋,都帮我牵线介绍、宣传推广。从拼柜到拥有整个货柜,慢慢地,很多人后来也成了我的固定客户,我觉得根源上还是大家对家乡人的亲情和对中华传统艺术文化的认同。”

  然而,初入古典家具行业,他却首战遇挫。2003年,陈玉树第一次运输了价值约50万元人民币的明式传统家具到马来西亚展销,“家具远洋漂泊到达巴生港时却大量爆裂开来,最后只能全部赔本低价处理掉,损失惨重”。

  首战遇挫让原本满怀信心的他深受打击,但他坦言,自己是“愈挫愈勇”的脾气,经过深刻反思,他发现原因出在原生木材烘干制作技艺上。痛定思痛,他决心自己生产、把关品质。

  两年后,他试水制作传统家具,从最初的小家庭作坊发展到2007年的注册公司,陈玉树在传统家具工艺品行业渐成气候,逐渐站稳脚跟。

  “自2007年起,中国国内的古典家具市场逐渐打开,需求增大,我们也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因为基础牢固、品质优良,我们在国内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陈玉树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

  由“器”入“道” 文化出海

  随着国内外市场的拓展,陈玉树的家具生意做得如火如荼。但在事业发展顺风顺水之时,陈玉树一直有个隐忧。

  “制作古典家具,不仅要珍惜良材,也要传承老祖宗留下的传统技艺,更传承古典家具所承载的文化。这是所有坚守在家具行当的手艺人都希望看到的。”陈玉树坚定地说。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自2014年起,陈玉树便开始思考如何由“器”入“道”,将商品转化为作品。翻检古籍,参详艺术鉴赏类著作,向文物专家讨教,陈玉树在不断沉潜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除了器具的现实功用外,家具本身也被打上了不同时代的文化烙印。

  “从家具的美学风格来看,唐式简洁朴拙、明式雅致精巧、清式豪华庄重。到了今天,上班族的家具中体现出的极简风格,正是快节奏的社会发展的镜像。”陈玉树说道,“尽管如此,不同时代家具承载的精神是相通的,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期许。”

  在多年商海沉浮后,陈玉树的家具事业最终与多年培养起的文史兴趣相遇。通过对家具文化底蕴的挖掘与升华,他和艺术家们精心打造一件件兼具实用性与审美价值的作品,远销世界各地。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陈玉树的视野由多年深耕的东南亚自然延伸至非洲。

  在与非洲开展深入合作的同时,陈玉树更乐于与非洲分享中国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的榫卯技艺,并通过组织双方工艺美术家定期交流活动,延续中非千百年来未曾中断的红木情缘。

  “中国古典家具上雕刻的意象,意义丰富,寓意美好,比如牡丹代表花开富贵,狮子就是事事如意,寿桃就是万寿无疆。”陈玉树表示,每次向国外友人介绍中国古典家具装饰时,总会引发连连赞叹,这让他非常自豪。

  “我更想告诉他们的是,中国古典家具就像是一部无字书,有人无人,随时翻阅。它由千年材料、千年工艺打造而成,更积淀着千年文化。”作为这部无字书的推介人,陈玉树立志将中华技艺与文化在“一带一路”沿线散布远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