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s

福建省侨联>> 宗祠文化中心

永恒的精神家园 一一 福州螺洲陈氏宗祠

发布时间:2019-04-18 15:19:54  作者:镜中我   来源: 镜中我   浏览次数:
分享


乡愁,是院子里婆娑的树影
是母亲手中的一缕饭香
是故乡一抔温热的黄土,是寂静夜里的心潮涌动
乡愁,是家国情怀,是文脉延亘,是精神依归
我国拥有璀璨的历史文明
要把众多代表中国符号
传统文化基因带出去
让美好的祝福伴随着下一代成长
让自己的孩子从直观感受中了解
刻骨铭心的记住
“我从哪儿来”

 


A1.螺洲陈氏宗祠.JPG

▲螺洲陈氏宗祠

构造精巧、古朴庄重的祠堂和卷帙繁浩的民间谱牒,记录了先人迁徙的足迹,连缀了历代子孙的血脉。它们犹如历史发展的碑记,体现了“木本水源“的历史与现实蕴涵。在福州市仓山区螺洲店前村,有一座富丽堂皇、青漆白壁的陈氏祠堂格外引人注目。

▲宗祠牌楼

陈氏宗祠始建于明代,原为家庙。清康熙十六年扩建为宗祠,雍正五年重修,嘉庆二十四年陈若霖捐资重建。嗣后,又屡经太傅陈宝琛等修缮。祠堂坐北朝南,依中轴线渐进排列为照璧、牌楼、天井、大厅、花园及大戏台等建筑,整体结构保存较为完整,具有浓郁的福州地方特色。

▲古朴庄重

陈氏最早可溯源至河南颖川陈。螺江陈氏是陈广于明洪武年间从新宁(今长乐玉溪)迁来螺洲镇店前村,“吾螺之分支于陈店而上溯玉溪”(陈宝琛语)。以陈广为开基祖,广字巨源,明赠征仕郎。传孙五人:曙、暄、映、晔、暎,是为恭、从、明、聪、睿五房之祖。再传而长房又衍为三派,合之为七房。后代子孙以此七房为祖,繁衍生息。

▲皇帝御赐“五福”

迁到螺江的陈氏家族名人辈出,福州人有口皆碑的是清道光年间的刑部尚书陈若霖。陈氏宗祠大厅“福寿”的金字横匾是道光帝在陈若霖七十寿辰时御赐的,厅前悬挂的五个“福”字,所谓“五福”,也是皇帝为表彰陈若霖的政绩御赐的。

▲清代刑部尚书陈若霖

陈若霖,清代刑部尚书,以精于律学,善于判案而闻名天下,后来的林则徐都特别崇敬他,自称是陈若霖的“门下士”。若霖为人正直,办案公正,敢于同权贵做斗争,曾依律斩杀了贝勒的儿子。如今在闽地流传甚广的《陈若霖斩皇子》便是其秉公执法的清官形象的最好说明。

▲清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陈宝琛

当然,陈氏家族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陈宝琛六兄弟创造的三进士、三举人,人称“六子科甲”的辉煌神话。其中最为有名的陈宝琛是陈若霖的曾孙,字伯潜,别号陶庵、听水、桔叟,更喜欢自署沧趣楼主、听水老人、铁石道人。1883年授清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1906年奉派总理闽路事务,出任当年成立的福建铁路公司总理,并历时四年建成了福建历史上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厦门嵩屿至漳州江东桥铁路,之后又授读溥仪皇帝三年,荣登帝师。

▲“紫微銮驾”主梁

在祠堂大殿,高挂灯笼的灯杆别具匠心地放置于“紫微銮驾”主梁下的外侧,这与其他屋宇架构有所不同,它寓意着宗族子孙向外发展方更有前途,显露出建祠先祖的远见卓识。

▲油画《陈宝琛》

陈宝琛之后的“螺洲陈氏”族人,有的参加革命,成为革命先驱;有的研究学问,成为专家学者。其中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林觉民之妻陈意映,与詹天佑齐名的道路工程专家陈体诚,曾任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解放后在全国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工作的陈长捷,海军中将陈庆甲,经济学泰斗北大教授陈岱孙,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彪,物理学专家陈萀,福建师范大学教授陈矩孙……螺江陈氏家族成了簪缨世家、教育世家、军事世家、科技世家、文艺世家和革命世家。

▲经济学泰斗陈岱孙

螺洲陈氏之所以人才辈出、星月交辉,历百年而不衰,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他们独特的家族教育。

▲祠堂照壁

漫步祠堂,在宗祠大门正对面的照壁墙上,有一幅硕大的彩画,左侧一棵松树,一只猴子蹲在树干上举着一根棍子在捅树枝上的马蜂窝,准备把怀里的一颗用黄绸包裹的大官印,挂上树枝。寓意“封猴(侯)挂印”。右侧上方,茂竹一丛,一只天殊鸟站在竹枝上,回首张望啁啾归来的伴侣;下方是一头龙首麒麟身,身上喷着烈焰的怪兽,据说叫做“犭贪”(tān)。“殊”与“诛”形似谐音,“天殊”,意谓“天诛”;“犭贪”的一只脚踩着蓝采和竹篾编成的花篮,“篾”与“灭” 同音,意味着“天诛地灭”。这画,经陈氏族人解读,方知此乃告诫子孙后裔封侯挂印,千万不要忘乎所以,任贪欲膨胀,否则天诛地灭。“读圣贤书,行仁义事”,正是因为这样,从明清到现代,这座祠堂走出许多青史留名的官员。

▲百代羹墙

进入宗祠二进,有一座横墙,上面有一块隶书的横匾:“百代羹墙”。“羹”就是肉羹、鱼羹,上古年代尧帝去世以后,舜帝在吃饭的时候看到羹汤里有尧帝的像坐下来时好像尧帝在墙上,意思说后代人,千万不能忘记前代人的创业。“羹”字的重点在于教育。螺洲陈氏家族之所以历百年而不衰,人才辈出,都源于教育和传承。

▲导游解读陈宝琛故居

当年,陈宝琛一度闲赋在闽,但他并没有怨天忧人,而是致力于地方的教育事业,执教福州鳌峰书院,创办东文学堂,主持高等学堂。1902年陈宝琛和夫人王眉寿在福州“华严精舍”创办了完全小学,1907年秋天创立全闽师范学堂,大力培养师资力量,使中小学堂一时间遍布福建全省。

▲陈氏五楼

在这期间,陈宝琛还前后修建了的“还读楼”、“赐书楼”、“沧趣楼”、“北望楼”、“晞楼”。其中“还读楼”楼名取自陶渊明的:“既耕亦己种,时还读我书”用于收藏民间善本藏书,一直到现在,捐献给福建师范大学和福建省图书馆的藏书还有十万多册;“沧趣楼”用来收藏古玩、金石、书画等,成为当年最大的私人博物馆。前些年,陈宝琛第六子陈立鸥教授从美国回福州捐资十万美元,发起设立“陈宝琛教育基金”延续着螺洲陈氏的文化薪火。


A14.世界螺州陈氏后人.jpg

▲世界螺州陈氏后人

作为中国民间保存最好的一种古建筑群体,祠堂留给后人许多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祠堂用自己存在的方式诠释着时代文明,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螺州陈氏宗祠不仅维系着全世界螺州陈氏后人的血脉亲缘,而且承载着全世界螺州陈氏后人的价值认同,让他们骄傲的不仅是显赫的门第出身,更是家族文化的延续,永恒不灭的精神家园。